[俠客行不行] 桃谷六仙戰強度─蕭峰等於幾個段延慶?

在PTT金庸版看到了蕭峰與鳩摩智的戰力比較文章,雖然以鳩摩智的年齡而言,
內功稍高於蕭峰其實頗為合理,且強度也未必完全由內力深淺決定,
但從劇中描述實在很難想像契丹戰神蕭峰會輸鳩摩智…..為了好好探討這個問題,
看來只能請金庸作品中最厲害的開會專家、精通邏輯的桃谷六仙出馬為我解惑不可了!
(文章於看板JinYong之位址)

…..
桃根仙道:「蕭大王說有段延慶這樣的好手五六個同時攻他便應付不了,段延慶不過天龍寺本字輩,五個禿驢再加一枯榮也奈何不了鳩摩智,可見番僧武功是遠勝蕭大王的了。」桃花仙大怒,大聲道:「明明是蕭大王武功高,你胡說八道,怎麼應付不了?」桃幹仙道:「那蕭大王武功有幾個段延慶?」桃花仙道:「蕭大王說的五六明明是五十六,可不是五或六。」桃枝仙搖頭道:「我不相信。」桃花仙道:「三哥,蕭大王有幾條手?」桃枝仙道:「蕭大王又不是神鵰俠,自然有兩條手。」桃花仙又道:「大哥,蕭大王最厲害是什麼功夫?」桃根仙道:「從前我知道的,現下忘了。」桃花仙道:「我倒記得,他最厲害便是那降龍廿八掌。」桃葉仙道:「降龍廿八掌又待怎樣?」桃花仙道:「蕭大王左右兩手,各使廿八掌,一掌打死一個段延慶,恰為五十六之數,可見五十六乃順理成章,理所當然。」桃實仙道:「給蕭大王輕輕的打上一掌,怎麼會死?」桃花仙道:「你倒說得稀鬆平常,這一掌打在你身上,自然傷不了你,但打在段延慶這小子身上,或許便打死了他。」桃實仙瞥了眼一旁的段延慶,說道:「他明明沒死,你怎麼說打死了他?」桃花仙道:「我不是說一定死,我是說,或許會死。」桃實仙道:「他既然活著,就不能說或許會死。」桃花仙道:「我說都說了,你待怎樣?」桃實仙道:「那就證明你眼光不對,也可說你根本沒有眼光。」桃幹仙道:「六弟所言即是,蕭大王說的是應付不了,卻不是恰能應付。『應付不了』與『恰能應付』之間,大有分別。」桃葉仙道:「錯了,錯了,錯之極矣。」桃幹仙怒道:「你知道甚麼?為甚麼說我錯之極矣?」桃根仙卻十分高興,笑道:「究竟四弟明白,知道是我對,五弟錯了。」桃葉仙道:「五弟固然錯了,大哥卻也沒對。古有云二八年華,既非二或八,也非二十八,而是兩個八,可見五六應解為五個六,三十段延慶之數。」桃根仙怒道:「是五或六,怎麼是五個六了?」桃花仙也怒道:「是五十六,又怎麼是三十了?」桃葉仙道:「五弟,蕭大王最厲害是什麼功夫?」桃花仙道:「自然是那降龍廿八掌。」桃葉仙道:「我說是三十之數,果然不錯,我桃葉仙大有先見之明。蕭大王二十八掌使將出來,一掌打死一個段延慶,餘下兩個,以二對一,自然難以應付。」桃枝仙道:「段延慶這種膿包,蕭大王要以一敵二,又有何難?只不過一時還不想出手而已。」桃幹仙道:「他雙腳殘廢,為什麼便不能與蕭大王打?他還剩下兩隻鐵拐杖,大可起飛腳踢人。」群雄聽了,無不大笑。

桃實仙道:「我瞧情形不妙,這段延慶既然敢挑戰蕭大王,必有驚人藝業。倘若蕭大王當真給他像捏螞蟻般捏死了,豈不倒霉?」桃枝仙道:「段延慶這膿包真打贏了蕭大王,不妨再和蕭遠山較量較量。打贏了蕭遠山,再和逍遙派中虛竹和尚、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眾位大師高手較量較量。打贏了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眾位大師高手,可以再和大理國的段皇爺較量較量…..」桃實仙道:「三哥,怎麼要和大理國的段皇爺較量較量?」桃枝仙道:「段皇爺和蕭大王是過命的交情,同榮共辱。段延慶若打贏了大理國的段皇爺,再來和蕭大王較量較量。」桃根仙道:「咦,段延慶和蕭大王已經較量過了,怎麼又要較量較量?」桃葉仙道:「第一次蕭大王打輸了,難道就此甘心認輸?自然是大吼一聲蕭某今日恐命喪於此,跟這臭王八蛋再來較量較量。」

群雄聽了,心中佩服段延慶不怕死,有的怪聲叫好,有的隨著起鬨。段延慶身披青袍,撐著兩根細鐵杖,臉如殭屍,心中暗暗叫苦:「我若不是吃了身子殘廢的虧,見到蕭峰早與雲中鶴一同逃了,還會留著與你們六個傻蛋消遣?」

 
桃谷六仙的台詞散於笑傲江湖多處,無法一一參照,文中主要來自於以下五段:
笑傲江湖 第十回 傳劍:上思過崖捉拿令狐沖,反被說服一同前往正氣堂部份.
笑傲江湖 第十一回 聚氣:手撕成不憂後,為令狐沖療傷部份.
笑傲江湖 第十四回 論杯:楊公再興之神部份,桃谷六仙邏輯學的精華.
笑傲江湖 第二十六回 圍寺:被鐵羅漢痛打之後貧嘴的部份.
笑傲江湖 第三十三回 比劍:受任盈盈傳音,主持大會部份.

最後段延慶那段,部份描述則來自於天龍八部”第八回 虎嘯龍吟”

 
底下回文部份:
(1)
桃花仙道:「哼,叫包不同來跟我們比拚比拚!」桃葉仙道:「咱們四人抓住包不同的兩隻手,兩隻腳,喀的一聲,撕成他四塊,留下一枚屁股。」桃幹仙道:「你說包不同?」桃花仙道:「不錯,包不同有前腿後腿,自然有四肢。」桃幹仙道:「但咱們分抓包不同的前腿後腿,四下一拉,怎麼能將之撕成四塊?」桃花仙道:「為甚麼不能?包不同有甚麼本事,能擋得住咱們四兄弟的一撕?」桃幹仙道:「將包不同的身子撕成四塊,那是容易,可餘下那枚屁股呢?你怎麼能抓住包不同的四肢,連它屁股也撕成四塊?倘若不撕屁股,那就成為五塊,不是四塊。」桃花仙道:「屁股是一枚,不是一塊,你說五塊,那就錯了。」桃枝仙道:「屁股有兩辦,說四塊是錯,說五塊也錯。」桃幹仙道:「我說的是撕成五塊,又不是說屁股共有五塊。你怎地如此纏夾不清?」桃根仙道:「你只將包不同的身子撕成四塊,卻沒撕及包不同的屁股,只能說『撕成四塊,再加一枚剩下的屁股』,所以你說『撕成五塊』云云,大有語病。不但大有語病,而且根本錯了。」桃葉仙道:「大哥,你這可又不對了。大有語病,就不是根本錯了。根本錯了,就不是大有語病。這兩者截然不同,豈可混為一談?

主要出自笑傲江湖 第十一回 聚氣,其中六仙為令狐沖療傷後,討論如何手撕華山派魚蝦烏龜部份.

 
(2)
那人道:「包不同跟桃谷六仙鬥嘴誰會贏?」包三先生道:「我怎麼知道?我既不是桃谷六怪,又不是他們老子,怎會知道?你這句話問得太也沒有道理了,豈有此理,豈有此理!」突然之間,四條人影迅捷異常的縱起,一撲向前,將那包不同抓了出來。包不同給桃谷四仙抓住了四肢,竟絲毫動彈不得。四人將他抓到月光底下一照。桃實仙道:「我哪有這樣纏夾不清?老三,只怕有些像你。」桃枝仙道:「呸,天下英雄在此,不妨請大伙兒品評品評。」包不同已然嚇得魂不附體,臉如死灰,身子簌簌發抖,只顫聲道:「我家主人……平時常說,天下……大英雄,最厲害的是桃……桃……桃……」桃谷六仙心癢難搔,齊問:「天下大英雄最厲害的是桃甚麼?」包不同道:「是……是桃……桃……桃……」六仙齊聲道:「桃谷六仙!」包不同道:「正是。我家主人又說,他恨不得和桃谷六仙一同喝幾杯酒,交個朋友,再請他六位……六位大……大……」谷六仙齊聲道:「六位大英雄!」包不同道:「是啊,再請他六位大英雄在眾家臣之前大獻身手,施展……施展絕技……」桃實仙道:「那有什麼難,咱們兄弟這就施展幾手,讓你們慕容家上下一齊大開眼界如何?」突然間人影閃動,只聽包不同一聲慘呼,滿地鮮血內臟,一個人竟被拉成了四塊,兩隻手兩隻腳分持在四個形貌奇醜的怪人手裡,正是桃谷四仙將他活生生的分屍四爿。

第一部份出自天龍八部 第十四回”劇飲千杯男兒事”,包不同與丐幫中人的對答,
中間改自笑傲江湖 第二十六回 圍寺,桃谷六仙抓人品評外貌一段,
最後則同樣來自笑傲江湖 第十一回 聚氣,手撕成不憂與令狐沖說服桃谷六仙的段落.

迴響: 0 則迴響

文章分類:惡搞

標籤: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