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行不行] 與子共穴破金湯 麗春大床參九陽

偶然看到了一篇個關於倚天屠龍記中峨嵋女俠紀曉芙的討論串,
突感這角色不但戲份少、境遇顛沛,甚至連”俠客行不行”系列惡搞也甚少登場,
實在可憐,腦中就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了這段情節(文章於看板JinYong之位址) XD
…..
當時麗春院之中,一十五人個個軟癱在樓板上,有的還能呻吟幾聲,有的卻已是上氣不接下氣;只見十多人走了過來,都是麗春院中的酒保、掌櫃的、廚子等等,將九個門派一十五人抬入了大床。

韋小寶走進內室,笑道:「聖手伽藍簡捷,你是自己到麗春院來做烏龜的。華山派薛公遠,你是自願跟我到麗春院來的。這是什麼地方,你們來時雖不知道,既然來到這種地方,不陪我是不行的。」伸手將紀曉芙遠遠推在床角,抖開大被,將餘下一十四個壯漢蓋住,踢下鞋子,大叫一聲,從被子底下鑽了進去。

但見韋小寶肉叉橫戳,噗的一聲,刺入神拳門人的下身,雙手上抬,那猛漢慘號聲中,翻倒在地。韋小寶雙臂使力,將那猛漢牢牢的釘在大床之中。但聽得喀喇喇一聲響,他上身衣服背上裂開一條大縫,露出光禿禿的背脊,肌肉虯結,甚是雄偉。紀曉芙看了暗讚一聲:「好漢子!」只見那神拳門人肚腹向天,四肢凌空亂搔亂爬,胡天胡地,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

紀曉芙見了這等場面,四肢百骸無一處不是脹得要爆裂開來,每一根頭髮都好像脹大了幾倍,只覺全身脈絡之中,有如一條條水銀在到處流轉,舒適無比;她心中內息越積越甚,突然大叫:「妙極!妙極!」向後縱開,提起酒來,在石几上倒了一灘,大筆往酒中一蘸,便在白牆上畫了起來,畫的正是韋小寶與那一十四個壯漢胡天胡地之景。

她畫完之後,才鬆了口氣,側頭欣賞壁上殷紅如血的大字;仰望壁畫,俯視小寶,紀曉芙若有所悟,在房中苦思七日七夜,猛地里豁然貫通,領會了天人化生、萬物滋長的要道,忍不住仰天長笑。

這一番大笑,竟笑出了一位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大宗師!

備註:
第一段出自倚天屠龍記”針其膚兮葯其肓”中,金花婆婆於酒樓打倒紀曉芙等一眾武林人士部份.

第二部份改寫於鹿鼎記”先生樂事行如櫛 小子浮蹤寄若萍”中,
韋小寶於麗春院用藥迷倒眾人、床戰七美一段;
其中簡捷與薛公遠皆為倚天屠龍記”針其膚兮葯其肓”登場人物.

第三段主要出自天龍八部”赤手屠熊搏虎”內,喬峰初遇完顏阿骨打的段落,
最後那句”胡天胡地,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則是鹿鼎記”先生樂事行如櫛 小子浮蹤寄若萍”的用語.

第四段中的”四肢百骸”至”舒適無比”部份,出自倚天屠龍記”禍起蕭牆破金湯”中,
張無忌在乾坤一氣袋中激發九陽真氣並行功圓滿的描寫;
接著的”她心中”到”畫的正是”則出自笑傲江湖”打賭”一章,
禿筆翁打輸令狐沖後按捺不住筆意、怒寫”裴將軍詩”的場景.

第五段”畫完之後”至”如血的大字”這幾句,同樣來自笑傲江湖”打賭”一章;
後面的”仰望”到下一段”繼往開來的大宗師”,
則全出自倚天屠龍記”武當山頂松柏長”中張三豐悟道一段,
不過”天人化生、萬物滋長的要道”等語來自笑傲江湖.

迴響: 0 則迴響

文章分類:惡搞

標籤: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