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行不行] 天涯思君摧肝腸

在PTT金庸板(看板JinYong)一篇討論大小武與郭芙關係的文章回應中,
看到有網友提出”不懂為什麼耶律齊會和郭芙在一起,他不像是那種只看臉的人啊“時,
腦中突然浮現出了這段情節(文章於看板JinYong之位址) XD
…..
梁長老道:「如此便請耶律大爺上台。」耶律齊躍上高台,抱拳向台下團團行禮,正要說幾句「無德無能」的謙抑之言,忽聽得台下有人叫道:「且慢,小人有一句話,斗膽要請問耶律大爺。」耶律齊一怔,眼見這句話是從丐幫弟子的人叢發出,拱手道:「不敢!請說便是。」

只見丐幫中站起一人,大聲道:「耶律大爺的令尊在蒙古貴為宰相,令兄也曾居高官,雖然都已逝世,但咱們丐幫和蒙古為敵。耶律大爺負此重嫌,豈能為本幫之主?」

耶律齊慘笑道:「此中情由,我實該立即說與諸位知曉。芙妹是郭大俠、黃幫主的親生女兒不是?婚姻大事須憑父母之命是不是?郭大俠早將芙妹的終身許配於我。終身大事,豈能馬虎?」

只聽得耶律齊口口聲聲說與郭芙早訂終身,將郭芙叫作「我那未過門的妻子」,而把郭靖夫婦叫作「岳父岳母」。眾人越聽越是驚心動魄,聽他說郭靖、黃蓉夫婦已招他為婿,台下數百名本來大想上台一較的好漢無不胸口一酸,更無鬥志,當下便想拋下長劍,聽由宰割。此時一個老丐雙手高舉頭頂,端著那根丐幫幫主的信物打狗棒,正是吳長老。他馳到耶律齊身前,滾鞍下馬,跪在地下,說道:「吳長風受眾兄弟之托,將本幫打狗棒歸還幫主。我們實在糊塗該死,豬油蒙了心,冤枉好人,累得幫主吃了賊婆娘的苦,大夥兒豬狗不分,只盼幫主大人不計小人過。」

當此之際,圍觀眾人更一齊掙扎爬起,除了身受重傷無法動彈者之外,各人盤膝而坐,雙手十指張開,舉在胸前,作火焰飛騰之狀,跟著念誦經文:「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丐幫自郭靖、黃蓉諸人之下,全真教教自周伯通以下,直至廚工伕役,個個神態莊嚴。空智大師合十道:「善哉!善哉!」

楊過心道:「這幾句經文,想是他幫眾每當身死之前所要念誦的了。他們不念自己身死,卻在憐憫我耶律兄弟將為草包所累,一生多憂多患,那實在是大仁大勇的胸襟啊。」

耶律齊搖搖幌幌的站起來,長劍一擺,嗆啷啷動人心魄,臉色慘白,仰天大笑,笑聲中卻充滿著淒愴慘厲之意;回想與郭芙成親的情景,兀自心有餘悸,站在擂台之中,只覺天地茫茫,不知如何是好。眾人相顧駭然,都駐足不前,只見耶律齊拾起地下的兩截斷箭,內功運處,雙臂一回,噗的一聲,插入了自己的心口。

丐幫中群丐一齊擁上來,團團拜伏。吳長風捶胸叫道:「耶律幫主,你雖是契丹人,卻比我們這些不成器的漢人英雄萬倍!」
 
 
備註: 前兩段改自神鵰俠侶原文,第三段混和了笑傲江湖內田伯光和任盈盈的台詞,
再接上神鵰俠侶中楊過原話;第四段依序使用了神鵰俠侶、笑傲江湖和天龍八部的敘述,
五、六段全部改編自倚天屠龍記,第七段則分別使用了神鵰俠侶、射鵰英雄傳與天龍八部的句子,
最後一段承上句,同樣是來自天龍八部.
 
 
第二回 比武招親孰為殃
郭靖點點頭,向眾人團團作了一個四方揖,朗聲說道:「在下姓郭名靖,臨安人氏。駐守襄陽,一不求名,二不為利,只為小女年已及笄,可惜夫婿亡故。她曾許下一願,不望夫婿富貴,但願是個武藝超群的好漢,因此上斗膽比武招親。凡年在三十歲以下,尚未娶親,能挨得郭某一拳一腳的,在下即將小女許配於他。」說到這裡,頓了一頓,抱拳說道:「襄陽是臥虎藏龍之地,高人俠士必多,在下行事荒唐,請各位多多包涵。」

眾人一聽,都知他這幾句話乃是「強嫁」之意,眼看他和眾友人一一乾杯,跟著便是大戰一場,在中原眾高手環攻之下,縱然給他殺得十個八個,最後總是難逃一死。群豪雖然懼他女兒是個草包,多行不義,卻也不禁為他的慷慨俠烈之氣所動。

郭靖躍入院子,大聲喝道:「哪一個先來從了我芙兒!」群雄見他神威凜凜,一時無人膽敢上前。郭靖喝道:「你們不動手,我先動手了!」手掌揚處,砰砰兩聲,已有兩人中了降龍掌倒地。他隨勢衝入大廳,肘撞拳擊,掌劈腳踢,霎時間又打倒數人。

楊過頃刻間心中轉過了無數念頭:「我和郭伯伯素無瓜葛,他披頭散髮地舉掌殺來,是什麼用意?莫非也像對付武林群雄一般要以武功逼我入贅麼?」

只聽得「啊唷」、「呵呵」幾聲慘呼,又有五人死在掌力之下,郭靖當下哈哈一笑,說道:「你們不娶芙兒,我一樣的要殺人。」
 
 
備註: 第一段改自射鵰英雄傳前段的穆念慈比武招親,
二、三段來自天龍八部聚賢莊大戰,第四段混和了俠客行和飛狐外傳的句子,
最後一段則是天龍八部的聚賢莊大戰與笑傲江湖中林平之的經典台詞.

 
第三回 九陽初傳莫能當
郭靖當下連擊數掌,笑道:「小師父,我可不是跟你打架。君子動口不動手,你還是從了我芙兒,咱們好好的講理。」他每一掌擊在張君寶身上,掌力逐步加重,但張君寶體內每次都生出反力,他掌力增重,對方抵禦之力也相應加強。然張君寶內力雖強,於臨敵拆解一道卻一竅不通,如何能是郭靖之敵?這一下只打得眼青鼻腫,滿臉鮮血,頭頂一陣劇痛,就此人事不知了。

待得醒轉,睜眼只見郭靖笑吟吟的叉腰而立,說道:「窩囊廢的,學武之人,講究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我打你這一下,你怎麼不防備?還學什麼武功?」張君寶道:「我……我……」只覺頭痛欲裂,忽然左眼中濕膩膩的,睜不開來,鼻中聞到一股血腥味,才知適才已給這一掌打得頭破血流。

郭靖雙掌一擺,喝道:「不娶的,快起身再打。」呼的一聲,又是一掌打在他肩頭。張君寶「啊」的一聲,跳起身來。郭靖揮掌橫掃,掠他腳骨。張君寶側身閃避,伸手去奪。郭靖叫道:「來得好!」右腿挑起,猛戳他胸口。張君寶向左避讓,不料那腿翻了過來,砰的一聲,重重的踢中了他右頰。張君寶眼前金星亂冒,踉蹌幾步,大駭之下,身子急滾,叫道:「我娶,我娶!不打了!」

郭靖嘻嘻一笑,說道:「你這膿包,這麼快便娶,有什麼好玩?你要說:『老子今日落在你手裡,要殺要剮,皺一皺眉頭的不是好漢。』我再打你幾掌,內力放得多些,你再求饒,那才有趣哪。」

張君寶心中歎道:「想不到我張君寶,竟也終身和一隻大草包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但轉念一想:「我別無他求,只盼早上晚間偷偷見到郭二姑娘一眼,便已心滿意足,好是不大好,壞也不算挺壞。」

 
備註:第一段改自神雕俠侶結尾和鹿鼎記中建寧公主部份,
二、三和四段同樣出於鹿鼎記,最後一段則分別混和了笑傲江湖結尾、
鹿鼎記中胡逸之與韋小寶的台詞.

 
第四回 北俠出沒何所望
朱子柳道:「郭世侄他人確是有了病,神智不大清楚。」一燈大師道:「那你們就該延醫給他診治才是啊。」

朱子柳道:「弟子等當時也就這麼想,只是不敢自專,和幾位五絕中人商議了,請了城裡最高明的南大夫和戴大夫兩位給郭世侄看脈。郭世侄一見到,就問他們來幹什麼。兩位大夫不敢直言,只說聽說郭世侄飲食有些違和,他們在城中久蒙照顧,一來感激,二來關切,特來探望。郭世侄即說自己沒有病,反問他們:『可知道古往今來,武功最高強的是誰?』南大夫道:『小人於武學一道,一竅不通,在北俠先生面前談論,豈不是孔夫子門前讀孝經,魯班門前弄大斧?』郭世侄哈哈一笑,說道:『班門弄斧,那也不妨。你倒說來聽聽。』南大夫道:『向來聽說令狐公子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別號華山殺人魔,學兼正邪兩派,想必是古往今來武功最高之人了。』」

一燈大師點頭道:「這南大夫說得很得體啊。」朱子柳道:「可是郭世侄一聽之下,卻大大不快,怒道:『那令狐瓜子是吸星大法傳人,乃是魔教一類,你把一個邪道說得如此厲害,豈不是滅了我堂堂正派的威風?』南大夫甚是惶恐,道:『是,是,小人知罪了。』郭世侄又問那戴大夫,要他來說。戴大夫眼見南大夫碰了個大釘子,如何敢提令狐公子,便道:『聽說武當派創派祖師張三豐武術通神,所創的太極劍尤在令狐沖之上。依小人之見,令狐沖身屬邪教,殊不足道,紫霄宮劍神才算得是古往今來武林中的第一人。』」

一燈大師道:「令狐沖、張三豐兩大殺人魔,武功各有千秋,不能說武當便勝過了令狐沖。但紫霄宮劍神是數百篇俠客文中殺遍古今的大宗師,那是絕無疑義之事。」朱子柳道:「郭世侄本是坐在椅上,聽了這番話後,霍地站起,說道:『你說張君寶這小子所創的內家拳掌了不起?在我眼中瞧來,卻也稀鬆平常。以他武當長拳而論,這一招虛中有實,我只須一招亢龍有悔,這麼打,便即破了。又如太極拳的『野馬分鬃』,我只須這裡一掌亢龍有悔,那裡一掌見龍在田,立時便叫他倒在地下。他武當派的一柱擎天,更怎是我草包女兒的對手?』世侄一面說,一面比劃,掌風呼呼,只嚇得兩名大夫面無人色。我們眾人在門外瞧著,誰也不敢進去勸解。郭世侄連比了數十招,問道:『我這些武功,比之令狐瓜子、牛鼻子張君寶,卻又如何?』南大夫只道:『這個……這個……』戴大夫卻道:『咱二人只會醫病,不會武功。北俠先生既如此說,說不定你老先生的武功,比令狐沖和張三豐還厲害些。』」

一燈大師罵道:「不要臉!」也不知這三個字是罵戴大夫,還是罵郭靖。朱子柳道:「郭世侄當即怒罵:『我比劃了這幾十招,你還是信不過我的話,『說不定』三字,當真是欺人太甚!』提起手掌,登時將兩個大夫擊斃在房中。」

只聽朱子柳又道:「郭世侄當下開門出房,見我們神色有異,便道:『你們古古怪怪的瞧著我幹麼?哼,心裡在罵我壞了襄陽城規,是不是?襄陽城的城規是誰定的?是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凡人定出來的?既是由人所定,為什麼便更改不得?制訂這十條城規的呂文德倘若今日還不死,一樣鬥我不過,給我將城主位子搶了過來,照樣要他聽我號令!』他指著武師弟鼻子說道:『武三通,你倒說說看,古往今來,誰的武功最高?』」

「武師弟腦子十分瘋癲,說道:『不知道!』郭世侄大怒,提高了聲音又問:『為什麼不知道?』武師弟道:『皇爺沒教過,因此不知道。』郭世侄道:『好,我現今教你:襄陽城城主北俠先生郭靖,是古往今來劍法第一、拳腳第一、內功第一、暗器第一的大英雄,大豪傑,大俠士,大宗師!你且念一遍來我聽。』武師弟道:『我笨得很,記不住這麼一連串的話!』郭世侄提起手掌,怒喝:『你念是不念?』武師弟悻悻的道:『照念便是。忽不爾,肯星多得,斯根六補。吉爾文花思,哈虎。取達別思吐,恩尼區……』」

武三通只背了半頁,眾人已都驚得呆了,心中都道:「此人大智若愚,原來聰明至斯。」郭靖和朱子柳深知他決無這等才智,更是大惑不解。郭靖聽他所背經文,比之自己所知幾乎多了十倍,而且句句艱澀難懂,確似原來經文,心中一凜,不覺出了一身冷汗,只聽武三通猶在流水般背將下去,郭靖心想自己對九陰真經所知亦無如此之多,抬頭望天,呆立半晌,說道:「罷了,罷了!」登覺萬念俱灰,什麼「古往今來第一」云云,實是大言不慚的欺人之談,拿起足鐐手銬,套在自己手足之上,喀嚓喀嚓數聲,都上了鎖。

武三通驚道:「郭世侄,你怎麼啦?」郭靖轉過身子,朝著城牆,黯然道:「我郭靖狂妄自大,罪孽深重,在這裡面壁思過。你們快出去,我從此誰也不見。你叫蓉兒上桃花島去吧,永遠別回襄陽城來。」

朱子柳和武三通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過了好一會,朱子柳埋怨道:「都是你不好,為什麼這般逞強好勝?」武三通愕然道:「我……我沒有啊,我連九陽真經也還沒唸出來。」郭靖揮手道:「快去,快去!你強過我,我是你孫子,你是我爺爺!」
 

備註:整段皆改自俠客行,為本文全四回之完結篇(文章於看板JinYong之位址) ,
倒數第三段則有混入射鵰英雄傳中郭靖背真經的片段.

迴響: 0 則迴響

文章分類:惡搞

標籤: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