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隊中的爛泥果實能力者

再4天就要正式退伍了,終於可以從下部隊後這10個月的忙碌生活中解脫,
在這段期間,Norman接了參一的位子,還被編入天天夜哨的待命班蹲了半年、
同時並代理了好幾個裝備負責人…..在這減壽的作息中,見識到了各式各樣的人,
所謂”通天塔”等級的天兵其實很少,爛如泥巴般癱著的廢物倒看了很多,
至此也終於體會到浦木裕先生那”進了軍中才知道世上吸煙人口和爛人人口這麼多“的感嘆.

個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位比我小了快10梯的學弟,當初會特別記得,
乃因他是突然從其他連隊”轉”來的弟兄─由於不想接業參,
而故意把原部隊的業務資料搞的一團烏煙瘴氣之故.
不想接業參的人很多,可以的話Norman也不想做參一,當時只覺得這傢伙真敢,
以為他既然已經如願不當業務,應該也沒什麼事了…..誰知,這才只是開始而已.

到我們連隊不久,此位仁兄便在路上摔了跤,至此他走起路來便一跛一跛的,
這腳一跛就是連續5個月(目前持續中),且因為跛腳的關係,他老兄每天都開全休,
與補休人員一起睡到7點半起床後,就賴在寢室講手機,連餐盤也要其他弟兄幫忙送來;
按照國軍休假規定,每週全休超過一定時數後當週就要在營休假,
結果按規定來的下場就是他父母一天到晚打電話來找主官哭么…..
哭么不成就每週放假前開轉診,然後直接洽休,雖然他老兄從不去勤前,
但似乎因為高層被父母打電話打到怕了,結果就算不去勤前一樣準出營門─
他走出營門時心情想必很是愉快,因為那時就一點也不跛了.

倘若只是上面這些事情,和Norman倒也無甚干係,煩的是他老兄整天都在想退役,

幾乎是死纏爛打般的騷擾相關業務人員─例如我這個參一.
奇就奇在這位仁兄完全拿不到軍醫院的任何證明,
停役的申請根本辦不了(沒事由沒佐證,停個鬼啊?),卻還是每幾日就來催進度,
眼看拖了許久都無動靜,還開始寫大兵、威脅說要打1985或上司令部落格投訴…..
孩子,你他喵腦殘嗎?恐嚇一個破30的義務役有屁用啊!?  (゜Д゜)~老子開無雙了啦

一個人當兵當成這德性已經很渣了,沒想到這渾球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硬是使出了可能讓整個連隊飛到太空去的絕招…..鬧自殺.
說鬧其實也不太對,因為他還是每天賴在寢室講手機,啥也沒做,
只不過開始對身邊的人一直說些”好想自殺”、”軍中好煩,好想死”之類話而已,
雖然弟兄都知道他沒膽自殺,不過還是搞的全營輔導長暈頭轉向,
連上也是三天兩頭就有好幾枚大砲的來關注…..所幸幾週以來那傢伙雖還是嚷著要去死,
但就像魯迅筆下成天叨唸”我單知道下雪的時候野獸在山坳裡沒有食吃”的祥林嫂,
久了大家也習慣了,緊張也麻木了,甚至開始感到不耐煩了;
西塞羅於”論公共演講理論”中有道”懇求憐憫務必用語簡潔,因為沒有比眼淚更快的東西“,
其中哲理果然古今皆通,只不過Norman下週便要退伍,
卻不曉得這渾球能否精益求精、再出裝死新招來博取同情了….. ww

日前在軍中吃飯看新聞時,方才知道最近沸沸揚的”葉少爺”、”潑糞雙煞”等事件,
輿論多批評其父母縱容過度,因而使孩子恃寵而驕,
但在新聞中看到迫於社會壓力而”誠摯道歉”的父母小孩是一回事,
實際打過交道,方才曉得這些怪獸家長和媽寶發起蠻來有多撒潑,
那別人孩子死不完的理所當然心態,與唯我獨尊的目中無人態度,
都不是Norman在平時生活中曾見識過的…..
當兵果然是個奇特的體驗─進了軍中,方才知道世上吸煙人口和爛人人口這麼多!

迴響: 0 則迴響

文章分類:雜記

標籤: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