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有感

引發失憶症(amnesia)是世俗的卡里斯瑪能夠輕易完成的任務。
尼克森為大眾施打了麻醉劑:它讓大眾的焦點擺在他的衝動生活之上,
尤其是讓大眾注意到他能公開表現出自己的衝動。這表示他必然是真實的人。
就算他的感受極為平庸也無所謂。的確,平庸(banality)正是處方的一部分;
要讓公眾的注意力從政治人物的行動轉移到他的心理動機,
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聚焦在他各種自然而然的瑣事之上。
切克演說和拉馬丁對巴黎工人的二月演說一樣,都是偉大的政治綏靖(political pacification)的行為。
兩者的差異在於,浪漫派的藝術家讓自己的感受能力成為一種象徵(稱之為「公眾詩歌」),
但在尼克森那裡,同樣的修辭立場卻偽裝為簡單的心理揭露。
切克演說激起的反應讓尼克森學到一課,使他在將近25年的時間中受用不盡:
妒恨是可以被駕馭的,而政治人物只要學會在陌生人面前真情流露,
公眾的注意力就會分散,不再仔細注意他的個人權力與財富

                                                                             ~Richard Sennett  “再會吧!公共人”  第十二章”卡里斯瑪變得不文明”

看到一藍一綠的某兩位候選人都選上後,不禁想起Richard Sennett的這段文字;
不過尼克森轉移焦點的”Checkers”是隻小狗,台灣的”Checkers”則多為自己的親人.
(不曉得切克演說為何者,可見Wiki條目:Checkers speech)

迴響: 2 則迴響

文章分類:雜記

選舉有感 有 “ 2 則迴響 ”

  1. 一個總能讓媒體聚焦於其幽默風趣等瑣碎情事,
    某些場合其妻子更是一個完美的情緒激發與轉移的象徵物,
    雖然是位老好人,卻無甚建樹的先生…..這麼寫好像太明白了? ww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