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再怎麼胡搞瞎搞也很難比現在還黑箱了吧 XD

twitter sold
昨天Twitter被Elon Musk收購的新聞出來後,網路上立時造成一片轟動,
即便整個收購案根本就還沒全部完成,各種猜測與謠言已是到處流竄,
什麼將要收費、有會員等級、上區塊鏈、支援Doge幣、全體實名制、開放編輯功能等,
真真假假不一而足;然而比起看熱鬧的鄉民,長期依靠Twitter那不透明演算法打壓異己、
與平台沆瀣一氣的某些傳統媒體似乎反映還更為激烈─像是時代雜誌(TIME)沒多久就於Facebook公開批評性的封面,
MSNBC大罵這會讓Elon Musk將能夠針對特定政黨候選人”secretly ban”或調降其觸及率,
紐約時報更直接刊登觀點文章,說Elon Musk只是為了控制一個傳聲筒,
驚恐地聲稱他若”放鬆對內容的節制,但這不會讓Twitter變得更好;這將會令它的毒性更大“…..

雖然早就知道這些媒體很雙重標準,但對Twitter早就在做(甚至仍在進行中)的偏頗行為視而不見,
傳出被收購後卻立刻跳出來哭訴說的好像以前從未發生、自己沒有從中得利似的,
實在無恥的令人驚訝,例如MSNBC的指控,幾乎每字每句都在自婊:

完美體現了”Always accuse your enemy of exactly what you are doing“這準則,
甚至精準到了像是在演一齣諷刺喜劇的地步 XD

個人曾在”已申請MeWe帳號,不用他X的Facebook了“一文中,
批評這些SNS服務提供者”在”通訊規範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Section 230)”的保護下,
許多社交媒體一方面宣稱自己只是平台、無須為使用者張貼的內容負責,
另一方面卻又在這用於保障言論自由的豁免下,積極的選擇性審查甚至壓抑特定訊息,
平時當土皇帝呼風喚雨、操縱輿論好不威風,上下其手被發現了,
卻又說自己只是平台裝可憐,將責任撇得一乾二淨
“,
Elon Musk接著會怎麼做還不知道,但目前看到這些與平台蛇鼠一窩的傢伙出來哀號倒是滿解氣,
畢竟個人在Twitter的貼文也被莫名其妙的降過觸及率很多次 XD

之前”咲-saki-第222話「傷痍」─這是內褲確實不存在的世界“這篇文就是一例,
當初的tweet明明就只有文章標題、連結以及相應tag而已,連張色情圖都沒貼:
tweet saki
saki twitter
觸及率卻幾乎為零(只有我自己查看和轉堆的次數)─即便追蹤我的人當時只有50幾位,
最新話甫發售的咲-saki-可是當週熱門tag,怎麼樣都不可能完全沒被看到,
當時個人在疑惑之下,便又試著重新發了一個包括圖片的tweet:
saki twitter
咲saki twitter
結果還是幾乎只有我自己查看的紀錄而已…..完全搞不懂是怎麼回事 “orz

後來查了些資料,才知道這是很常發生在日本二次元萌系繪師間的現象,稱為”shadowban”或”検索除外(日文)”,
簡單來說就是二次元萌系的圖片(或有類似預覽圖的網站)比較容易被Twitter的內容偵測標記為為違規,
若沒有勾選敏感內容的話,該貼文很可能會”直接不被顯示“─
不僅是追隨者在自己的主頁面板中不會顯示該tweet,
其他人(無論有無登入帳號)搜尋tag或關鍵字時也不會看到該tweet,
只有發文者自己或是其他人直接進入到發文者的頁面瀏覽…..方才看的見!
這就是為何許多繪師會在其Twitter或貼文下方發佈不同裁切尺寸作品的原因,
因為主貼文很可能會被Twitter給Ban掉,只得貼張(大概)比較不會被偵測的小圖,
來提醒或確保追隨者能夠發現自己有新作品上傳.

社交平台有自己的內容規定並不奇怪,一如個人之前的意見:
“…..作為私人企業所推出的產品,基於(使用者已經同意的)自訂條款刪來除帳號或留言乃是其權力的一部份,
若是在不受外部壓力的情況下,依照公開且有明確依據的準則來處理內容,
就算不高興,程序上我也還算能接受“,
然而Twitter和Facebook相同,不但處置標準毫無公平可言,就連想申訴也求助無門,
極右派、傳遞氣候變遷假消息、冒犯LGBT的帽子一扣就能直接砍帳號,
二次元的圖片必須得降低觸及率,裹垢和色情帳號的關鍵字卻又網開一面,
抓抓放放根本只不過是宣傳自身政治價值觀和恐嚇異議者的手段;
雖然Elon Musk想做或能做到些什麼還不清楚,畢竟成形的企業文化並不像演算法那樣想改就改,
但看到那些成天只想教育觀眾的員工與傳媒被嚇成這副模樣,想來應該是能帶來一番新氣象的 ww


迴響: 0 則迴響

文章分類:雜記

標籤: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