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罄於前,故易之也」

客有為齊王畫者,齊王問曰:「畫孰最難者?」曰:「犬馬最難。」
「孰最易者?」
曰:「鬼魅最易。夫犬馬、人所知也,旦暮罄於前,不可類之,故難。
鬼魅、無形者,不罄於前,故易之也。」
                                                                                                              ~韓非子  外儲說左上
Norman個人不太常接觸所謂的”輕小說”,不過隨著越來越多作品被改編,
偶爾也會逆流回去找原著看個究竟,只是極少有讀完的,
因為選到的作品大部份實在稱不上好看…..並非故事差勁或插圖欠佳,
只是覺得就”以純文字為載體之媒體”而言,作者們運筆的功力似乎都不怎麼純熟,
讀著像有趣的劇本大綱,而非吸引人的小說.
論創意,作者們是絕對足夠的─從即使”網路遊戲成真”、”轉生成XX”、”異世界”、
“有一天OO了”或”技能數值化”之類便利的設定如此氾濫,
卻仍能從中不斷玩出新東西即可看出,可惜或許是礙於本身文學素養與經驗,
許多作品其構想、標題聳動有餘,架構與文字表現卻十分鬆散,
除了空想之外的描寫幾乎都慘不忍睹…..在韓非子”外儲說左上”有個故事,
說齊國的畫師認為畫”鬼”很簡單,畫狗、馬反而最為困難,
因為鬼是不為人所見的空想之物,狗或馬大家卻很熟悉;
Norman所接觸過的輕小說其通病大多如此,幻想的設定說來頭頭是道、
舞文弄墨得好不開心,但故事一回歸到”人”本身就描寫得一塌糊塗,
好像一脫離那落落長的書名就文思枯竭、再無可發揮似的,
唐諾為”HIT PARADE”所著之序”走向吉力馬扎羅山的大象“,或許就是對這些作品的最佳註腳:
這道理很難懂嗎?其實簡單得要命,所以說那些只會裝神弄鬼的拙劣書寫者,
真正欠缺的並非自由和想像,而是對真實的東西無知無感。
他們一樣能寫一個人睡醒過來變成一隻蟲子,但接下來就不曉得怎麼辦了,
只好重複的加重劑量,更多人變成蟲或人變成更醜怪的東西云云,
用賈西亞.馬奎茲的話來說,那不成其為想像,而是難看。 繼續閱讀

迴響: 0 則迴響

文章分類:ACG相關

標籤:, , ,

桜の魅力に溺死しろ!

這實在太奇怪了.
整整兩季的プリズマ☆イリヤ動畫,無論イリヤ、美遊、アイリスフィール還是雙女僕,
入浴時居然都是煙霧瀰漫、期待的全裸完全沒有出現…..
明明為可愛搞笑加一點點熱血風格的作品,比起幼女的身體卻更專注於戰鬥場面!?
反倒是另一邊廂、Fate/stay night UBW這認真走向的作品,
第四集就豪爽的端上了全裸イリヤ,我都快搞不清哪個才是給想prprイリヤ的變態們看的了啊! XD
イリヤ
期待ufotable接著乾脆改成爆衣不爆心…..用Queen’s Blade的方式分出勝負!
不過就算沒有爆衣也沒關係,因為本季已經有讓Norman能量滿滿的額外補充源了!
以下,就是Norman個人十月收視名單,桜かわいいよ桜~
繼續閱讀

迴響: 4 則迴響

文章分類:ACG相關

標籤:, , , ,